我们在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改善您的浏览体验。

继续浏览本站, 即表明您同意我们对Cookies的使用。

不,我希望了解更多。

科研诚信要玩儿真的,你准备好了吗?

  • Charlesworth
  • 新闻

自2018年5月两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后,我国对科研与学术出版过程中道德伦理问题的关注可谓达到了空前的重视。《意见》中提出要建立建设个人科研诚信系统、零容忍,对这些举措小编举双手双脚赞成,并翘首以待。

 

 

由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Springer Nature与在华国际出版商版权保护联盟联合举办的学术出版诚信研讨会上周在北京召开。研讨会集齐了各大出版商在华主要代表、我国医学社科自科等领域科技期刊负责人、媒体与法律专业人士,还邀请到了包括Nature的总编Sir Philip Campbell在内的大腕。因为是开放性的前瞻会议,从开放获取的模式漏洞到科研群体的社会责任,从撤稿到黑名单,从中国到外国,大家各抒己见、讨论热烈。

 

我们大概都看过、听过混迹于微信圈的各种期刊黑名单,先不管真假,对黑名单的广泛讨论本身就是现阶段对科研诚信态度的一个集中展现。这里我们对黑名单、白名单哪个更有效、谁治标谁治本这些暂且不做评论。希望大家去思考的是,科研诚信到底为什么重要?从国家、学科、机构、学者自身分别该/可以做些什么来保障科研诚信?

 

查尔斯沃思作为唯一一家学术出版服务机构列席会议,也具有重要意义。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英语作为国际通用的科研论文发表语言已然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英语也确实是符合表达客观发现的一种语言。但我们坚定地认为,这对于我国以及其他非英语母语的科学家在做国际学术交流时是极不公平的。而强有力的学术沟通是各国科研圈乃至科研工作者个人赢得话语权的重要途径。

 

因此,采取合理合法的辅助手段帮助自己改正、改善书面或口语的学术表达是非常合理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正是秉持这一信念,百年查尔斯沃思从以往销售、市场、咨询等针对学术企业的服务拓展到了作者服务。我们在开展作者服务的过程,严格要求每一位编辑和工作人员秉持以科研诚信为己任的原则,对违反学术出版伦理道德的“服务要求”坚决说不。

 

再留一份课后作业,你都见过哪些毁三观的第三方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