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改善您的浏览体验。

继续浏览本站, 即表明您同意我们对Cookies的使用。

不,我希望了解更多。

2018年同行评审周 | 编辑总结的七类同行评审人

我有幸在一份同行评议期刊担任编辑一职将近15年,期间累积的经验让我对各种同行评议意见和反馈得出了大量见解。附加说明:记住,同行评议者几乎全部都是评论其他同行在日常工作中撰写的论文的全职学者;根据我的经验,大学一般不会将这种“社区服务”视为职位描述的一部分,因此研究员一般会在其“空闲时间”内承接同行评议工作。


在我作为期刊编辑这一“白雪公主”角色中,我认为我能鉴别出七种非常常见的同行评议者(“小矮人”)。


“草率型”评议者。


第一种评议者非常常见,而且会提供“这份论文很棒”,或“请以现有原文发表”等草率评论,对编辑毫无帮助。同意评议一份论文,但却完全没有时间或意愿来做好这份工作,但也有可能只是作者的假意安排。这类评议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大约占所有评议的1/4。


“侵略型”评议者。


这类评议者讨厌待评议的论文(或作者),因此会试图加以打压。他们的评论可能会咄咄逼人或掺杂个人情绪,因此编辑必须根据更合理的评论加以权衡。这类评议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年轻的新晋作者经常会遇到这类评议。


“深入思考型”评议者。


这是最优秀的一类评议者,深受编辑和作者的喜爱。他们的评论有思考,深入而有建设性,让作者得以完善其作品。这类评议比你想象的要少,当我们在承担评议工作时都应以此为目标。


罕见的“嫉妒型”评议者。


这类评议者实际上可能会嫉妒论文作者,或感觉自己的评论为作者带来了巨大贡献,因此认为作者应在发表前将其姓名添加至研究的贡献名单。我曾好几次碰到这种情况,包括有同行(在“重大修改”后)表示除非将其列为作者,否则拒绝再次评议同一份论文。这就导致必须退回论文。
“拖延型”评议者。


这类评议者通常会平易近人地“迅速回复电子邮件”,告诉你他/她“正在评议”或“尽快回复你”。根据我的经验,实际上他们再也不会发回他们的评论;最好避开(或跳过)这类评议者,因为他们会耽误论文的发表。编辑会向多名同行发送论文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然后会采用首先发回的两份或三份评议(见下文)。


“愤怒型”的不评议者。


在少数情况下,原本被邀请评议论文的评议者后来会因为耗时太长或有额外的评论已发回(见上文)而在期刊流程中被略过。这些人受邀评议,但结果却发现自己的邀请已撤销,因而有时会恼羞成怒;但编辑一般很少碰到这种情况,原因见上文(评议者经常要花费大量时间提供评议)。
“不存在型”评议者。


我每年要处理400份以上的手稿,每个月总会出现一两次找不到任何人来评议的情况。这对编辑来说就是噩梦(ScholarOne系统:0有效选择;30已邀请;0同意;30已拒绝;0已回复),如果我们就是无法征求到任何评论,我们会尝试不让论文耽搁太久;“我已经向20名同行发出了邀请,但无人自认能够评议您的研究”这是一份我时刻准备发送的电子邮件模板。作者会感谢你的诚实,而有时候这种情况正是作者选择了不合适的期刊所导致的;但是,编辑绝不能仅仅因为找不到符合期刊要求的评议者而拒绝作者。这就是生活。


除了以上这几个例子以外,坦白说,我在职业生涯的某一时刻都曾遇到上述所有评议者类型。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强烈认为,一个人在同意评议其他人的作品后,必须:


1.提供建设性意见;
2.保持积极心态;
3.思虑周全;
4.守时。

 

关于同行评审的更多文章:

讨厌同行评审过程?爱因斯坦也是

评审过程中遇到问题该如何解决?

单盲评审和双盲同行评审的区别

同行评审人的基本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