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改善您的浏览体验。

继续浏览本站, 即表明您同意我们对Cookies的使用。

不,我希望了解更多。

致谢部分要包括哪些内容

大多数学术论文的致谢部分主要都是关于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无论是在文章的写作方面还是在研究方面。

这些人可能是资助方、其它研究人员、抑或是在撰写过程中帮助和支持作者的家人、朋友和同事。

论文和学术文章当中都包含致谢部分。论文中,致谢部分通常出现在末尾,但在学术文章中,致谢部分通常在开头,处于摘要和引言的中间部分。(然而,不同学校对此有着不同的规定,所以作者必须按照学校或期刊的规定来撰写。因此,学生在撰写毕业论文时很有必要咨询了解自己学校对论文撰写风格的要求。)

对于论文来说,致谢的方式并无对错之分,致谢的对象完全可以由作者自行决定。然而,论文的致谢部分通常包括以下内容:

  • 指导教师的贡献
  • 研究团队(特别是在硕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是在其它博士研究生的帮助下完成的情况下)
  • 其它协助人员(比如实验室工作人员等)
  • 其它在研究项目过程中承担部分次要工作的学生(比如大四毕业生、假期留校学生、硕士研究生)
  • 管理人员(文章提交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管理人员)
  • 帮助过作者的审阅人
  • 资助人
  • 任何合作过的企业和共事过的人
  • 朋友
  • 同事
  • 家人

现在尽管提交给学校的毕业论文可能会包含有以上列举的内容(部分或全部包含,甚至完全不包含都视情况而定),期刊上的学术文章的致谢部分也会经常包含以上内容,但是这还是要由作者自行决定(因为并不是所有帮助过作者的对象都需要一一进行感谢,只需要对重点帮助过的对象进行致谢即可)。致谢时,要以第一人称叙写。

学术文章的致谢部分通常包括以下内容:

  • 直接提供过帮助的人(比如提供动物实验对象、细胞、仪器设备、方法、数据操控、标本、化学试剂和分析/光谱技术)
  • 间接提供过帮助的人(在学术交流中给作者新思路、新想法)
  • 附属研究机构
  • 资助人
  • 授权号
  • 接受资助的人(作者或其指导人)
  • 任何相关的人员

在致谢部分中,提及某人时不使用“Mr、Mrs、Miss”这样的头衔,而使用“Dr” “Professor”样的头衔。致谢的对象是机构时,也要提及。

同时,通常情况下,文章主要撰写人(即撰写和发表文章那个人)是不会致谢其他协助撰写文章人和其他做出过直接贡献的人。只有那些跟文章撰写无关的人员才是致谢对象。作者也不能对审稿人或那些启发过自己但却不能直接接受感谢的人进行致谢,尽管可以以匿名的方式对审稿人致谢。与毕业论文不同,期刊文章的致谢对象不能包含家人或朋友。

撰写致谢的其它要点包括不能使用物主代词(例如,his, her, their, 等),同时任何与特定公司团体有关的名词必须使用其全称(比如以有限公司代替公司)。致谢部分要使用主动语态,不得使用任何缩写形式,在正文出现的除外。

以下是一些从《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摘取的致谢的例子:

 

此外,如果要对已故人致谢,必须要以得体的方式,同时其表达内容应使用公开对话的方式。

比如:

“We dedicate this work to the deceased Prof. Bloggs” 这种表达是不恰当的,应该写成:

“We acknowledge Prof. Bloggs for discovering the secret of anonymity”


许多人认为致谢部分无关紧要,但是这个部分在确保能够及时公开地致谢所有对文章撰写提供过支持和帮助的人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感谢这些人作出的贡献和努力,作者能展示出自己作为一名研究人应有的正直。此外,在感谢他人的同时,作者也可以因此帮助他人提高在学术界的知名度并使自己和他人的学术生涯同时受益。

资源参考:

美国物理学会-http://www.apsstylemanual.org/formattingAPSJournalArticles/creditsSection/acknowledgements.htm
美国期刊专家-http://www.aje.com/en/arc/editing-tip-writing-acknowledgments/
https://acknowledgementsample.com/acknowledgement-sample-for-a-research-paper/
Duan L., Hope J., Ong Q., Lou H-Y., Kim N., McCarthy C., Acero V., Lin M., Cui B., Understanding CRY2 interactions for optical control of intracellular signalling,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7, 8:547
 
Xu Q., Jensen K., Boltyanskiy R., Safarti R., Style R., Dufresne E., Direct measurement of strain-dependent solid surface stress,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7, 8: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