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改善您的浏览体验。

继续浏览本站, 即表明您同意我们对Cookies的使用。

不,我希望了解更多。

从上海交大教授帮学生修改论文时候的批评言论中显露出一个重要问题

近日,上海交大教授倪冰冰在修改学生论文过程中对学生发表过激言论的事件引起不小的关注,上海交大也对此做了处理。而在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该教授这样的骂学生肯定不对,学校的处理也没毛病。

 

其实,这也是冰山一角,暴露出目前高校长期存在的问题,学生的论文写作水平不高,这与老师及学校的重视程度不高有着直接关系。

 

培养学生的写作学术论文的能力也应该是老师的一项教学任务

 

在爱尔兰的都柏林大学及此后的南安普敦大学任教的G教授曾在《为什么青年研究者需要标准化培训》文中说过:

 

大学里负责指导研究生的讲师总是需要花大量时间教人们怎么写作,特别是学术写作。根据我的经验,这往往是青年研究者们碰到的最大问题,也是最困难最令人头疼的。没有什么事情比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发表更令人激动了,但在这之前必须经过写作、重写、修改、提交期刊等一系列烦人的过程。大学指导员能够带领他们的团队进行高效的研究,但在写作、展示和出版方面的经验却是一个黑洞。


也正因此,在国外的一些高校专门建立了写作中心,即“Writing center”,早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便出现了类似的理念,写作中心或写作实验室(Writing Lab)都可以为学生提供免费的写作指导,并依托互联网线上平台,为世界范围内想提高写作水平的作者打开了便捷高效之门,比较知名的有:普渡大学在线写作实验室、渥太华大学写作中心、得州A&M大学写作中心等。

 

然而,这一教育理念早在国外开花结果,但在国内院校还不见一丝波澜。这也让一些老师很难一手抓科研教学一手抓写作培训。

 

记得香港大学的罗娜教授曾经写过篇文章《写作能力是可以培养的》,其中她提到:

 

目前再国内,除极少数理论和实践水平比较高的英语专业的写作课教师外(个人观察多是海归博士),国内高校和培训机构教写作的方法简单粗暴,就是让学生背范文。这种方法体现了老师的无能和不负责任。某上市英文培训机构多年前就是这么干的,一个学生上了他们的班后,拿了篇她的习作让我改,我当时惊呆了, 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作文,每个句子都是一些优美词藻和反映一些学生真实水平的简单且问题百出的词汇语法。我问学生为什么写出这样的文章,她说是培训机构老师教他们背挖空了内容的范文,可是学生填的空根本就原来的文章不兼容啊!


而且,目前市面上的范文(包括考级的、考研的和出国考试的)也是良莠不齐,学生背了那些范文后,写出来的东西空洞而啰嗦。


由于这些原因,只有极少数在中国受教育的人最终由于长期的兴趣、悟性和不断练习而在英语写作方面开窍。在学术圈,这些人往往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佼佼者。正因为这样的人很少,有学者认为写作能力主要靠天赋,而不是教育。我想说,天赋只能让极少数人成为good writer, 而好的写作教学却能让很多人笔下生花。


我们再回到问题本身,老师帮学生修改论文是天经地义的,即便是在当下,也有许多老师在修改学生论文方面表现出了专业、严谨的态度。

 

这里不乏一些名师大家,如中科院院士李永舫,科研贡献在此不谈,单就改学生论文这一块,就够很多教授学习的了。70多岁的高龄,仍然每天工作11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学生改论文!

 

“我从来没有当过领导,一直都在科研工作的第一线,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学生改论文。”——李永舫院士


李永舫在修改学生论文时近乎“苛刻”。他的学生宾海军(博三,2016年分别在J. Am. Chem. Soc.(美国化学会的旗舰刊物)和Nature Commun.(《自然通讯》,Nature子刊)上发表了论文)说道:我们的文章都是李老师修改的,他改文章特别仔细,并且还特别快,因为怕学生着急。改完之后原来的文章被标红了很多,差不多相当于重写一遍了。



其另一个学生也表示:“在改论文的时候,给我的感触特别深。他会帮我们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改,不会觉得某处是小问题就不给你改。连一个斜体、一个粗体都给改了!他虽已是一个老先生,但一直都比我们来得早走得晚我们晚上九点多或者十点多回去,他办公室的灯都还是开着;我们早上来的时候,他办公室已经开了灯。”

 

所以,在老师修改论文这事上,既要向“好经验”学习,也要向“好人”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