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改善您的浏览体验。

继续浏览本站, 即表明您同意我们对Cookies的使用。

不,我希望了解更多。

Plan S :一位欧洲学者对此的观点

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S 计划的进展,对此的讨论从来没有中断过。中国学术机构已经明确表示支持S计划,国内不少学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本期我们邀请查尔斯沃思英国编辑团队资深成员,从欧洲学者角度去看待这一计划,我们将就此话题发表一系列文章,请随时关注,译文如下:

 

学术研究人员需要资金来进行研究,但在决定如何公布自己的工作成果时也需要灵活变通。

 

在世界各地举办查尔斯沃思作者教育线下讲座时,学者们,尤其是刚踏上职业生涯的年轻研究人员,最常问的一个问题是:“怎样才能让优秀期刊发表我的文章,又不用付(太多)钱?”

 

如今,学术研究人员在发表科学成果时基本上都面临着一个选择:付费,在开放获取的期刊上发表自己的作品,或者不支付任何费用,但是可能面临着被锁在“付费墙”后面,只有订阅了该期刊的读者才能阅读你的论文。不管是否为开放获取的资源,如今的期刊都在提交标准和同行评审规则上越来越严格。不过,没有人喜欢“被指挥”,至少所有的学术研究人员(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都是具有独立意识的一群人)是这样。

 

在开放获取出版的大背景下,您可能听过“S计划”:这是由欧盟内部发起的一项新倡议,要求在开放获取出版机构中发表研究成果。换言之,这项提案要求,对于所有由欧盟资助的研究,期刊必须同意将其以开放获取的形式发表,而非订阅模式。

 

事实证明,“S计划”自提出以后就饱受争议,在出版行业的所有领域引起了热烈讨论:出版商担心强制在开放获取期刊发表文章会影响一贯的收入模式,学术界(意见不一)和专业科学组织认为“S计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 欧盟外的一些资助机构已采用或正在采用类似规则:如果我们资助你的研究,那么你必须将研究成果发表在可以完全公开获取的期刊上。迄今为止,“S计划”已得到来自16个国家的资助机构的支持。

 

去年在柏林举行的欧洲学术出版会议(APE)上,S计划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些参会人员还将其描述为“一团糟”。其他博客也对此进行了讨论,认为这个提议是强加给学者的命令,对研究人员来说太难接受了:说到底,人们只是不喜欢别人告诉他们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而已。

 

对于辩论双方的观点,我能够理解。一方面,作为一名学术研究人员,我想将我的作品发表在最好的期刊上,得到其他人的阅读和引用,而且并不总是有资金支持我支付开放获取的费用,这是极有可能的。如果我认为我的文稿有出版的机会,那么我肯定会向一个真正优秀的期刊投稿,但往往支付不起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上要求的文章处理费。 (开放获取即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同时,研究基金的资助金额也因领域而异:化石研究(古生物学)获得的资金比不上癌症研究。此外,资助金可能不包括特别指定用于支付出版费用的资金,也不指望作者或其上级机构支付出版费用。仅仅因为没有办法支付开放获取期刊的费用,或者期刊不是完全开放获取的,而可能错过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学者们也不会对此喜笑颜开。这就是“S计划”的本质之处:如果我们资助您,您就必须在某种期刊上发表文章。

 

收到资助拨款进行研究时,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研究结果会是怎样。您撰写了资助申请,获得拨款,进行研究,然后决定最适合发表研究成果的期刊。

 

资助机构有权告诉接受资助的研究人员应该如何使用资助,研究成果可以发表在什么类型的期刊上,这是理所应当的。然而,“S计划”的推出和提出方式并没有获得研究团体的好评。有趣的是,虽然已经有16个国家的资助机构签署了“S计划”,但是德国目前并不是16个国家中的一员,选择单干。

 

——END——

 

 论文语言润色 | 论文学术翻译 其他论文发表服务 | 英文基金申请书语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