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rlesworth
  • 新闻

查尔斯沃思编辑曾在往期的文章《Bell 黑名单怎么了?》一文中,已经比较详细的介绍了什么是Bell黑名单,而在那篇文章中对于Bell 黑名单突然消失也不知何故,Bell黑名单对于那些企图不顾学术规范,以纯粹的敛财为目的的掠夺性期刊进行曝光,让作者谨慎选择这些期刊。然而,2017年1月,Bell 黑名单突然消失了,被作者删除了,大家一直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上个月,掠夺性期刊名单作者Jeffrey Beall 在一SCI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what I learned from predatory publishers》的文章,详细阐述了自己删除名单的原因及掠夺想期刊对学术界的影响,并对学术出版界的未来提出一些想法。

 

Jeffrey Beall 在文中首次说明了关闭揭露掠夺性期刊黑名单的原因:“January 2017, facing intense pressure from my employer,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 and fearing for my job, I shut down the blog and removed all its content from the blog platform. ”原来,Jeffrey Beall受到了其所在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有关方面的巨大压力,为了保住饭碗不得已关闭了博客。

 

Jeffrey Beall 在文中对学术出版界的未来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像ArXiv.org这样的预印本服务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们将审核工作最小化,而且,审核是基于作者,而不是基于文章。也就是说,偏离科学共识太远的作者会被打入黑名单,其投稿将得不到发表机会。从OA期刊转向预印本服务的一大好处是,由于不收作者的费用,就杜绝了相应的腐败机会。

 

另一个值得探讨的模式是在不同专业领域创办一些overlay journals(覆盖式期刊),即,将每个月、每个季度在相关预印本文库中发表的本专业领域最佳文章集合到一起在这些期刊上发表,编上目录,配上链接。

 


如果作者想阅读Jeffrey Beall的这篇原文,请点击


http://www.biochemia-medica.com/2017/2/273

Share with your colleagues